没有名字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6,纵我不往,没有名字,黄桃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几十年间,盖聂在这漫漫红尘中孤独的行走,在一摞摞时间卷轴中浮浮沉沉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他被浪潮挟裹着翻过一座又一座漂浮的冰山,他也曾无数次尝试用手中利剑去破除冰封,然而剑下裸露出的山脊仍是雪的颜色。

天行有常。

他乘着一叶理想为名的飘摇扁舟,游走在天地为名的水墨二色画卷中,路过了太多太多的磨难和痛苦,每一步都铺满了血肉和仇恨,在救人和杀人的漩涡中,在无数千钧一发的危机中,一往无前,挣扎求存。他小心翼翼的恪守本心,不被同化,勉力保持冷静清醒,不被情绪奴役。而鬼谷,就是这小舟上、这失色世界中的一盏灯,不甚明亮,却是他世界里唯一的光,它由师傅点亮,又被师弟守护。无数个夜晚,他守着这盏灯熬到夜尽天明,被自己狠狠压抑藏匿的情绪也终于在颠簸的风浪中伸出藤蔓枝桠,融入骨血,守护者化成了自己心魔,不可昭人的爱意和欲念更是在见了面后肆意疯长,无孔不入,牢牢占据了他整个脑海心田。

他觉得自己前半生所有的喜怒哀乐加起来都没有今天一天来的多。

无风自乱,盖聂束起的黑发散开又扬起,露出的眼眶红肿,眼神暗沉沉没有一丝起伏,像是海底深渊,眼睛里已没了泪水,他脸色煞白,两颊隐隐透出一股妖异的红,他好像看到了站在师弟身边手持链铐蹙眉等待的鬼使,喉头一阵腥甜上涌,他嘴角沁出细细的血迹,盖聂毫不在意的随手一擦,天纲伦理,那是个什么!

他掏出一枚丹药入口,抬手把卫庄散乱的银发顺至耳后,他低头蹭了蹭师弟的额头,尔后狠狠覆上他柔软又冰冷的嘴唇,舌尖撬开师弟的口,压下他的舌根,一口真气顺势而出把丹药送进师弟腹内,这是一个绵长又充满了血色的吻。

盖聂提着一口气,仅余的理智被一丝蛛线悬着,摇摇欲坠。

他执起师弟无力垂下的手,那手背玉白洁净,指骨嶙峋修长,漂亮的像个摆件,混不似一个剑客应有的手,然而手心、指腹的剑茧和累累伤痕,却明明白白昭示着主人曾经风霜雨雪的生活。他把自己从情绪里抽出,握上师弟手腕,闭上眼睛,丝丝缕缕的真气由指尖过入师弟腕脉,又被他引导着流经全身、汇入丹田。

卫庄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茫茫大雾中,伸手亦不可见,目之所及是犹如实质的白色。湿冷的雾气透过衣服侵入肌理,冰冷刺骨,他试图调动真气御寒,却发现丹田内空荡荡的,一丝真气也无。他转而挥了挥手,引得周遭雾气缓缓流动,慢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短篇女攻文(gb)

却邪

给男友戴绿帽(我的女友有性瘾)

黄心泡泡

少女腹黑攻X心软倒霉受

牛若丸仔

骄纵(1v1,配角np)

垂丝海棠

狼犬

Koko